青島食堂承包、青島食堂外包、青島幫廚、青島幫廚公司、青島食堂承包公司、青島食堂外包公司第一品牌

回到首頁 聯系我們

全國服務熱線:

400-0532-466 ???18661470601

學校食堂承包食品安全如何管控

數位校長均提到,在網絡上不斷爆出的校園食品安全事件,正在放大家長的恐慌與質疑。信任裂痕一旦出現,學校想要贏回家長的信任就需要格外用心。

 

“校長陪餐不是最主要的目的,而只是一種手段,通過這種手段督促校長關注食堂、關注孩子們吃什么。”

 

穿著深藍色西裝的劉其彬,混在一支身著校服的小學生打飯隊伍里。他手上端著的不銹鋼餐盤里已經有幾塊紅燒牛肉,正等著食堂阿姨再給舀上一勺熗炒土豆肉絲。

 

這是山東師范大學附屬小學(以下簡稱山師附小)的一個尋常中午,學生們都沒有在意這名校長。“校長在身邊一起吃飯,孩子們都習慣了。”2019年6月12日,該校工作人員王文彬告訴記者。

 

2019年4月1日,中小學、幼兒園陪餐制度在全國正式推行,媒體將之簡稱為“校長陪餐制”。在此之前,恰遇成都七中食品安全事件、全國辣條“圍剿”戰,校園食品安全、學生營養健康等話題持續升溫,校長陪餐制也被推到了輿論聚光燈下。

 

鼓掌者眾,質疑聲亦不絕于耳,形式主義是公眾擔憂的重點。事實上,數年前多地早已有動作,在2015年廣東政策出臺時,人民網便刊發評論稱“校長陪餐制關鍵不在‘陪’”。

 

“除校長陪餐制外,要保障校園食品安全,對原料采購、食品加工、衛生消毒等各個環節,都要加強全流程監控。”人大附中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學校校長王教凱說。

 

 

在信任裂痕上陪餐

 

盡管校長陪餐制最近才成為熱門話題,但在山師附小,師生同吃一鍋飯的規矩,從1999年就開始了。“劉其彬校長陪孩子們一起吃飯,也已經陪了5年。”王文彬說,“只要不出差,他每天中午都會在餐廳陪學生吃飯。”

 

“看學生的表情和飯量,就能知道他們對食堂滿意不滿意。”劉其彬說。值班老師還要在征求學生意見后填寫《供餐意見反饋表》,給主食、副食、葷菜、半葷菜、青菜、湯和水果等7項內容打分。曾有學生提出葷菜油太多、青菜偏咸的意見,食堂隨后就進行了調整。

 

王教凱的陪餐則始于師生溝通的活動。2017年3月,王教凱剛剛“空降”上任不久,面對陌生的學校環境,一項“我和校長有個約會——校長邀你共進午餐”的活動,成了他快速了解校內情況的窗口。

 

“有學生告訴我主食不夠吃,我就把負責學生食堂的老師找來記下這件事,后來我們學校的主食和素菜就改成無限量供應了。”王教凱告訴記者。

 

當時他并不知道自己會成為校長陪餐制的先行者,幾個月后,北京市教委提出“要實行校長和教師代表陪餐制度,做到同標準就餐”。

 

記者采訪的數位校長均提到,在網絡上不斷爆出的校園食品安全事件,正在放大家長的恐慌與質疑。信任裂痕一旦出現,學校想要贏回家長的信任就需要格外用心。不少中小學校會在官方網站上公布一周菜譜,一些幼兒園老師會把每天餐食都發在微信群上,但仍有不少家長擔心蔬菜有沒有洗凈、肉類是否新鮮等問題。

 

馬先生的女兒在上海上小學,他告訴記者,孩子經常回家抱怨學校飲食不好。在他看來,校長陪餐制只能保證最基本的“不中毒”。

 

“作為教育工作者,我特別理解家長的心情,但學校其實跟學生、家長是站在一起的,我們也關心孩子的營養與健康,會監督配餐企業把學校食堂辦好。”王教凱說。

 

 

多地試水倒逼擔責

 

在校長陪餐制全國推行前,這項制度散見于一些地方監管部門下發的文件,或推行學生營養餐的農村學校。

 

據記者了解,目前學生食堂可分為學校食堂供餐和企業配送供餐兩種模式,學校食堂有自主經營的,也有承包給企業進行社會化運營的。

 

早在2010年,廣東省惠州市教育局就已發文,要求各校、幼兒園實行同餐(陪餐)制,校長、老師、學生吃一樣的飯菜;2013年,河北省邢臺市在該省率先推行校長陪餐制,要求所有學校(含幼兒園)每餐必須有一名校級領導與學生一起用餐;兩年后,山東省濟南市規定中小學校食堂一般不得對外承包,應由學校自主運營、統一管理,學校領導要輪流在食堂陪學生就餐,餐費自理。

 

除了地方統一規定之外,也有不少學校數年前便自行開始探索陪餐制度。

 

陪餐制的背后,是學校已成為食品安全事件輿情高發地。有媒體統計稱,2018年公開通報的學校食品安全事件至少有7起,如上海民辦中芯學校被曝食物過期變質;江西省7所中小學多名學生因配送中心冷鏈運輸不規范導致嘔吐、腹痛;湖北鶴峰縣一中65人急性腸胃炎住院等等。

 

“學校食品安全一直是監管的重點也是難點。”邢臺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柳金鐘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“以前,每年集中開展多次專項檢查和專項整治,但效果并不明顯。校長陪餐制將學校負責人與學生食品安全‘捆綁’起來,可以倒逼學校承擔起學校食品安全的重大責任。”

 

據該局提供的資料,政策出臺前,有關部門曾分組到鄉村、偏遠地區食堂進行走訪,組織二十余次座談會論證校長陪餐制的可行性。

 

邢臺市場監管局一名工作人員解釋稱,校長陪餐制并非吃一頓飯這么簡單,各學校黨組會與每名校領導簽訂責任狀,對出現校園食品安全和相關輿情事件的,實行“一票否決”。

 

目前邢臺市1488所建有食堂的學校和幼兒園,已全部實行了校長陪餐制。

 

惠州規定更為細致。該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從2010年開始,對沒有執行同餐(陪餐)制、學校食堂沒有張貼輪流陪餐領導的學校,年度校長安全責任制考核不能評優。

 

教育部、國家市場監管總局、國家衛健委共同發布的《學校食品安全與營養健康管理規定》,已于2019年4月1日正式實施。該規定明確了學校食品安全實行校長(園長)負責制,并對校園集中用餐全流程做了詳細規定。

 

 

不能只是“陪”

 

李娟(化名)曾是北方某城市一所中學的后廚幫工。“有時我們洗米、洗菜就能發現,很多員工不負責任,還不如我當年自己擺攤時洗得干凈。或者買來的菜不新鮮了,也都大鍋燉了給孩子們吃,倒不會吃出毛病,但心里總有點兒過不去。”

 

“目前校園食品安全存在群體性風險壓力較大。”惠州市教育局相關工作人員認為,一是食堂員工素質與要求有差距,原因是員工文化程度普遍較低、年齡偏大、待遇較低;二是校園周邊流動攤販、外賣食店管理難,綜合治理難,強制執法亦難;另外全市還有近千家校外午托服務機構,國家、省市均無監管政策法規,存在一定安全隱患。

 

在校長陪餐這一形式背后,更重要的是全流程監控。

 

王教凱介紹,他所在學校后廚的不同區域共安裝了18個攝像頭,隨時都能看到“陽光廚房”的工作狀況。

 

而惠州則在建設“智慧食堂”。上述該市教育局人士介紹,監控平臺實現了對切菜、浸泡和烹飪等的全程智能監管,假如學校早餐的留樣沒在9時前完成、防鼠板未放置妥當、洗菜等工人操作不夠規范,手機App和電腦端就會收到預警信息。

 

這一平臺在2018年9月上線,截至2019年6月,已建成近兩百家“智慧食堂”。“到今年底,惠州的中小學校食堂都要完成‘智慧食堂’建設。”惠州市教育局副局長楊炎林告訴記者。

 

“校長陪餐不是最主要的目的,而只是一種手段,通過這種手段督促校長關注食堂、關注孩子們吃什么。”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健康所張倩研究員說。

 

李娟現在已經退休,小孫子也快上小學了。她提醒兒子,一定得去學校食堂看一看。“如果校長、老師也吃食堂的飯,應該是好事,領導們應該會多一些監督。”

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电视